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马未都
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
  1. 博客等级:
  2. 博客积分:0
  1. 博客访问:343,532,521
  2. 关注人气:706,808
  3. 获赠金笔:0支
  4. 赠出金笔:0支
  5. 荣誉徽章:
公告

《收藏马未都》
全新改版,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:40。
重播:周日8:00,周三凌晨1:20,敬请关注。

 

 

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,欢迎添加,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。

添加方式: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“观复博物馆”。

     

郑重声明:
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,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,均属假冒。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、鉴定等行为的微信(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),涉嫌欺诈,请切勿相信!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、团体、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,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。


声明:

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,批评、探讨都可以,但不容许恶言相向。凡此类不文明回帖,一律删除。
谢谢理解!
 
 
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,任何网站、个人、平面纸媒体、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!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。
评论
加载中…
图片播放器
博文
分类: 2017年
       小时候吃糖是个挺奢侈的事,没见过谁吃糖能管够,不管什么糖,连凭本供应的红糖白糖没有一家大人敢让孩子肆无忌惮地吃,以致至今我还特爱吃糖,什么甜食都是至味。

       除红糖白糖这类食用糖外,水果糖牛奶糖酥糖都是童年时的最爱。水果糖之脆,牛奶糖之香,红虾酥之酥,个个都是美好的回忆,但有一种糖,其记忆有些怪,这就是麦芽糖,小时候也叫关东糖。关东糖老人也有叫灶糖的,每年只在过年时有售,这糖是用麦芽熬制的,趁冷不趁热,趁热无法食用,所以一到快过年了,满街都是卖关东糖的。

       麦芽糖为何叫关东糖的,我也不清楚。据说这糖早年从山海关以东传入关内,因而得名。后来十几岁时去东北,过年时看见街头关东糖堆积如山,才知北京卖关东糖的都是小打小闹,蒙孩子的。

       在东北时看见过熬糖,卖糖的一边卖一边熬。在我看来,熬糖胜过卖糖。东北冷,熬糖大铁锅热气腾腾,师傅手执铁铲,翻来覆去地挑动糖稀,直到熬尽糖中水份,才大呼小叫地喊一声“撤火”,迅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布店

分类: 2017年
       现在很少有人买布做衣服了,即便订做衣服,也是直接去制衣店,量体裁衣,选样定制;至于面料,制衣店会提供样本,厚厚的一大本,小小的一块料子,丰俭由人,看中哪块料子店家会剪下一小块给你备查,然后马上算出价钱。过些日子请你试穿一回,然后象征性改动一下,择日取衣,皆大欢喜。

       而过去,做衣比买成衣普遍,原因是做衣便宜,去布店扯一块布料,双幅单幅自然有明白人会计算出用料多少。我记得单幅布料做裤子需要买两个裤长,双幅的买一个裤长就够了。但我小时候很少买双幅的料子,因为双幅多半是毛料子,比布料高出一个等级。

       布店曾是城市中最温馨的场景,各色面料按材质用途价钱分门别类地陈设,一匹一匹地上架码好,待客人看中哪块面料,售货员便从架上将那匹布撤出,放平至柜台表面,任凭客人再寻思抚摸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分类: 2017年

       掸子是被吸尘器挤出历史舞台的,过去家家户户都置备掸子。掸子有好多种,最常见的是鸡毛掸子,好用又好看,插在掸瓶上算是家中一道风景。由于鸡毛掸子非常普及,大江南北随处可见,所以有关鸡毛掸子的俏皮话就多,比如电线杆上绑鸡毛——掸(胆)子不小;掸子没毛——光棍一条。
 
       攒鸡毛凑掸子的俚语是过去勤俭持家的精髓,后来社会含义有些走偏了。鸡毛掸子虽然多数是鸡毛做的,但鸡身上的毛仅脖颈上的毛可用,攒上一把漂亮的掸子怎么也得上百只公鸡的翎毛。过去走街串巷的小商贩用糖豆换鸡毛,就是集一家一户过年过节过寿日宰鸡拔下的翎羽,最终绑成一把漂亮无比的掸子。
 
       鸡毛掸子多是黑红两色,色深禁脏,白鸡毛掸子中看不中用,时间长了落土难看。我小时候天天看母亲拿一把掸子掸这掸那,然后去阳台使劲抖抖,让灰尘在空中飘散。小时候我很奇怪为什么鸡毛能吸附灰尘,其他东西都不好使?长大后偶尔看到书上说,掸子历史非常久远,夏朝君主姒少康发明的,他看到受伤的野鸡拖行后,身后灰尘干净,于是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分类: 2017年
       杀猪是过去乡村喜庆文化的代表,只要一杀猪,满村就充满了喜庆。先是杀猪的消息不胫而走,后是大人小孩地跑去看热闹。杀猪倌则是个职业,走街串巷地为有需求者服务,没人给钱,只给点猪下水作为报酬,至于杀猪倌是吃是卖是送人自便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我在农村看过几次杀猪,那猪的确不幸,不似今日的屠宰场。今日的屠宰场待杀的猪成群结队互相壮胆,谁也不知大难临头,然后洗澡静心,突然过电昏厥过去什么都不知;可农村宰猪,那猪大概一星期前就知道来日不多了,哼哼唧唧的很是苦闷。因为猪发现突然多了生人在它面前指指点点,说些肥瘦相间的话。这堆人里准有一个暗藏杀气的屠夫,猪是生灵,真的也从内心痛恨这一天。

       可这一天肯定会如期到来。大清早,猪吃完临刑前的最后一餐,就会被轰出来过磅。早期的过磅就是大杆秤,大肥猪四蹄攒扣,倒挂金钟般地被读出斤两,然后放平于一板之上,等待那致命的一刀。

       这时,旁边的大铁锅已烧热一锅开水,杀猪都是冬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分类: 2017年
       在写字为生的年代,有些小事今天的年轻人真不知如何处理。一份文字稿只需要几份,搁今天用几份打印几份,可在电脑普及之前,这等小事很是麻烦。用油印机不值当,又刻蜡纸又要印刷,还搞得哪哪都脏兮兮的;特别只需要两三份时,人工誊抄又费时费力,立刻陷于两难之中。

       好在那时有一种文具极为普遍——复写纸,蓝色薄薄的一张,衬于两纸之间,写字时会得到两份一模一样的文稿,效率大增,如果需要三份,再加上一张复写纸和稿纸,以此类推。但复写纸不可太多,还要顾及书写纸的薄厚,一般情况三四张纸就到头了,极限能做到六七张纸,但那纸必须菲薄且有韧性,否则一划即破,难看之极。

       这种复写还对笔有要求,最好的笔是圆珠笔,如果用钢笔必须是好钢笔,笔尖不能划纸,如果笔尖不圆润,划破最上层的纸必然会划破第一层复写纸,导致前功尽弃。

       复写纸很神奇,菲薄,有点儿粘性,用时捡出一张,置于两张白纸之间,上面的书写文件背面定会蓝成一片,有碍观瞻,如果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杂谈

分类: 2017年
       今天一说学车肯定是学开汽车,过去说学车就是学骑自行车。学车这事能看出每个人的性格,调皮捣蛋的孩子一般小学三四年级就把车学会了,一有机会就缠着大人要车骑;老实一点的孩子上了中学才学骑车,而且小心翼翼的,摔一下就自己心疼自己半天。

       我们小时候自行车分男女,男车有直杠大梁,女车没有,28女车前有一道弧形弯梁,26女车则是直的,所以女车前面没法带人。那时男孩骑女车会被同学耻笑,尤其上中学之后,大梁上带人不仅亲密还显牛逼。

       学自行车多数人先学滑行。其实单侧滑行比骑车还难,滑行时车必须略微右倾,否则轻了滑不成,过了则人仰马翻摔个狗吃屎。小男孩骑28大男车,滑行一旦有门儿,马上就掏裆骑。掏裆骑车今天看不见了,和杂技情景有一拼,我四十五年前还表演过掏裆骑、撒把骑,今天估计够呛了。

       我学车时没敢先学滑行,先学骑车。由于个高腿长,先上车站定,再慢慢试着前行,没多久就会了。但一直不会滑行上车,过去骑车有程序,必定是先滑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7-10-30 09:12)
标签:

杂谈

分类: 2017年
       自助餐这种吃饭形式是外来的,大约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引进中国。刚进中国时显得非常高大上,随便吃随便喝,让从小穷怕了饿惨了的我们很是不解,天下哪有这么大方的?所以食客吃相大都不好,吃饱一顿再塞进一顿才觉得合算,往往还在桌上剩下一顿。

       事情过去快四十年了,自助餐的地位早已改观,请客如吃自助餐只能算是会友,办正经事绝不能请吃自助餐,很跌份儿。自助餐一般只作为会议标配,几十元至几百元不等;再有就是各宾馆的早餐,各取所需,吃饱为宜。

       前些日子我去参加一个会议,晚饭就是自助餐。说实在的,这自助餐质量不错,中式西式日式海鲜一应俱全,赏心悦目。我处在减肥期,尽量少吃,一吃正式宴会就会吃多,自助形式还可以挑选些不甚长肉的食品,相对宽松点儿。

       但我看见了让人最心烦的现象。隔壁一桌七八个人,男女老少都有,一进餐区就八仙过海、各显神通,个个端回上尖的大盘,一个人光螃蟹大虾就摆得桌上像菜市场的柜台。我瞥了一眼,料定这帮人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(2017-10-27 09:36)
分类: 2017年
       今年的秋脾气不好,来得早了。中秋那几天天气就凉了,北京人盼了一年的秋好像没让享受转身就要走了,让人有几分惆怅。北京冬季漫长,差不多要五个月的时间,可供暖只有四个月的时间,供暖前后半个月里,在房间都缩手缩脚的,四肢伸展不痛快。夏季的暑热总有一段日子湿闷难耐,现在有了空调好很多,过去一到暑天只能苦夏去熬着,熬到人精疲,所以才有贴秋膘一说。

       至于春秋两季,春不如秋,春天短暂,叶绿花红只是一夜之间的事,没等你欣赏够了就变成了另一幅热闹景象。千万别去想念细雨濛濛,胡同里打着油伞的丁香姑娘,那是个骗了多少青年男女的文学意象。说说还可以,千万别当真了。北京只是秋天好,秋高气爽,万里无云,有香山的红叶,房山的柿子,潭柘寺的银杏,长城的斑斓,此时去哪里都能让你心旷神怡,都能让你忘记冬,忘记夏,忘记春,陷于秋天的满足。

       可是今年的秋,躲躲闪闪,来了又走,走了又来,折腾死人了。再有几天就立冬了,可农历仍停留在九月中。查了查日历,才发现今年多了一个闰六月,怪不得呢,平白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分类: 2017年
       假领子很难一句话说清楚它是个什么东西。它不单单是个领子,还带有部分上半身的上半身,比女人的乳罩大些有限,侧重装饰领部,两臂可以掏出去,后背有个类似披肩的东西,前胸能系住两三粒扣子,单独穿上诡异得很,深更半夜地出门有些吓人。最穷气的假领子有点像特工背在身上的枪套,只是没枪而已。

       假领子曾经风靡过中国,南方比北方更甚,我也没做过调查。据说假领子是中国最时髦的城市——上海的发明,最初叫节约领,套上外套像里面穿了一件衬衫。现在的人讲究,衬衫一天一换,可从前穷的时候,衬衣穿上一星期是常有的事情。那时洗衣没有洗衣机,全凭手洗,洗衣费时费力,讲究的上海人灵机一动,发明了假领子,可以一天一换,干净不重样。这种节约领曾经还得到社会提倡,经济实惠,装阔有模有样,就是不能当着外人脱外套,多热都得忍着。

       可我怎么也看不上这东西,从未穿过一天。我见过有人穿得脏兮兮的,一点儿好感都没有,我们那时开玩笑将假领子称之“男乳罩”,谁带谁被揶揄。不知为什么,假领子这个伟大的发明我们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分类: 2017年
       食堂这个词汇出现得很早,最初是佛教僧人会餐之处。史籍记载:僧人入食堂时,威仪齐肃,次第而坐。而我们今天的食堂都是单位提供膳食,有收费不收费两种,吃饭时热闹鼎沸。部队大院,机关厂矿都设立人员称职设备齐全的食堂,这对于单身男女、或家远灶冷的人不啻于一个天大的福音。

       我自幼虽住部队大院,但很少去食堂吃饭,偶尔随父亲去吃一次,新鲜得很,眼睛不够使,东张西望,吃什么都香,尤其看别人盘里的菜,总觉得比自己的好吃。后来到了东北五七干校,连续吃了两年食堂,一顿都没在家吃,因为大人小孩都住宿舍,没有火没有灶的,都过集体生活,两年下来,从心里觉得食堂是家,等回到北京吃母亲做的饭菜有点隔世之感。

       后在农村插队当了伙夫,最艰苦时两个人要做百十号人的饭,好在那时都是一菜一饭,爱吃不吃,也不讲究,能吃饱就行,伙夫能把盐放准即可。在那个不讲究的时代,吃是第一位,偶尔食堂开荤,香漂四溢,半个村都飘着炖肉的香味,令人垂涎。回想起来,很是感慨。

  &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禁止转载 ┆ 收藏 
  
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: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 Copyright © 1996 - 2017 SINA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
齐乐娱乐dt版老虎机